云南城投2020年预亏超20亿或面临退市 被上交所问询

原创 PC4f5X  2021-02-03 07:41 

原标题:云南城投2020年预亏超20亿 收上交所问询函,或面临退市风险

每经记者 陈利    每经编辑 魏文艺    

亏损还在扩大。1月29日晚,云南城投(600239,SH;昨日收盘价2.28元)发布2020年业绩预亏公告显示,2020年归母净利亏损23亿~27.5亿元,较上年亏损幅度有所降低,然而扣非后亏损达到31.8亿~36.3亿元,与上年同期21.9亿元的亏损额相比,亏损幅度至少增长了45.2%。

持续巨额亏损也让云南城投或将触发“退市风险警示”。在业绩预亏公告发布当天,云南城投还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成为2021年初首家因年预告上年业绩而被上交所严厉问询的上市房企。

资本市场也迅速反应。2月1日,云南城投股价以2元/股低开,较上一个交易日收盘价下跌9.91%,此后有所回升,最终以下跌6.76%、2.07元/股收盘。到2月2日,云南城投股价涨停,报收于2.28元。

值得欣慰的是,在经历了协议转让、减少交易数量、公开挂牌等系列卖子过程后,云南城投旗下12家银泰系公司终于在一年后等来了接盘方。不过,在业绩持续巨亏与债务压顶的双重压力下,云南城投一场与时间赛跑的“保壳”大战一触即发。

2020年云南城投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5亿元到-23亿元 视觉中国图 杨靖制图

业绩巨亏招来问询

预亏公告显示,2020年云南城投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5亿元到-23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亏损幅度缩小;然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亏损则暴涨至-36.3亿元到-31.8 亿元,较2019年同期相比,亏损最高可增长65.8%。

对于2020年预计净利再次出现巨额亏损,云南城投方面解释原因有二:第一、受疫情影响,公司房地产收入租金收入减少;有息负债规模大,财务费用高并大幅上升;同时,公司为加快销售回款,进行了降价促销,计提了存货减值准备。第二、由于转让项目实现投资收益约14亿元,公司2020年非经常性损益约为8.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再次出现巨额亏损之外,预计在2020年末云南城投的净资产为负值。云南城投表示,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12月修订)》(以下简称《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在2020年度报告发布后,公司股票将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可能。

根据《上市规则》第13.3.2条财务类强制退市情形规定,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或追溯重述后最近一个会计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事实上,2020年10月云南城投发布的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10.39亿元,然而拉长到全年,其亏损额呈翻倍增长态势。与此同时,前三季度财务费用同比增长41.33%至22.43亿元,资产负债率为95.53%,流动比率0.92%,速动比率0.10%,期末现金余额12.63亿元,短期借款余额21.44亿元。此外,2020年以来,云南城投已经先后在交易所市场和银行间市场发行多笔债券,发行规模超过85亿元。这些数字表明云南城投尚存在较大的偿债风险。

另据东方财富网数据,2011~2018年,云南城投的净利润总和为24.53亿元;2019年净利润亏损29.7亿元,已超过过去8年利润的总和;2020年净利润亏损较2019年再次扩大。

在业绩预亏公告发布当天,云南城投也招来上交所火速下发的问询函“七连问”。其中就涉及公司2020年四季度出现大额亏损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2020年财务费用大幅上升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公司可持续经营能力和相关风险、针对目前的净资产为负和业绩大额亏损解决方案及应对措施等。

重组一年终于出手

据不完全统计,在2020年前11个月,云南城投有10项资产出售行为,包含多次协议、挂牌转让及1次破产清算。其中既有补充流动性的打算,也有美化报表、扭亏为盈的考量。

其中最为外界关注的是,2020年1月22日晚,云南城投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宣布将旗下17家挂牌公司通过支付现金对价的方式转让给公司控股股东云南省城投集团(现已更名为“云南康旅集团”),此后转让对象又增加了杭州银云70%股权至18家。交易达成后,控股股东将向上述各标的公司提供借款50.9亿元,用于标的公司偿还应付云南城投及其下属公司95.92亿元的债务。

事实上,出售的这18家公司有15个标的系云南城投从中国银泰收购而来。这笔交易,曾耗资巨大。2016~2017年,云南城投先后分两次从中国银泰等交易方受让16家公司股权,共花费44.5亿元,除杭州理想外的15家公司均被纳入云南城投的合并报表范围。

得益于此次收购,云南城投增加了成都、宁波、台州、淄博、哈尔滨等地区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涉及住宅、写字楼、购物中心、公寓等业态。“银泰系”资产的注入不仅成为了云南城投商业业态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为其业绩增添了一抹亮色。

2017年“银泰系”项目共有9个在售,为其贡献销售额23亿元;2018年,云南城投以108亿元年销售额首次跻身全国百亿房企行列;2019年,云南城投整体营收下滑34.52%,而商业部分实现收入10.45亿元,同比增长28.25%。

此后该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一直没有进展,直到2020年11月27日晚间,云南城投连发37份公告陈述调整资产重组方案,将天津银润、杭州西溪、成都银城、奉化银泰、台州商业及杭州银云6家标的公司从交易方案中划出。究其原因,云南城投无法按计划取得涉及到的这6家CMBS持有人同意修订其终止条款,而其他融资替换方案尚在审批中。交易对价也由原来的50.9亿元变为30亿元。

而在其发布公告的同一天,云南城投将其余的12家银泰系公司也正式摆上了云南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挂牌底价30.09亿元,控股公司康旅集团也将指定全资子公司参与竞买。

然而,两个月挂牌期满的2021年1月25日,仍未有人报名。

转折来自业绩亏损预告的当晚。在当天发布的一则重大项目重组公告中,云南城方面表示,确定北京银泰置地商业有限公司为杭州海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70%股权的最高报价方,报价为1.22亿元;康旅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康源公司为苍南银泰置业有限公司70%的股权等其他10家标的资产的最高报价方,报价均为挂牌底价。

尽管这笔交易对价较2020年预计差距较大,不出意外,完成转让项目收益将会给云南城投偿还债务、降低有息负债、补充流动资金等方面提供不少帮助。不过,这场与时间赛跑的“保壳”大战,云南城投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本文地址:http://www.0000369.cn/69.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